请输入关键字:   选择栏目:    
古代的关中
发布日期:  2015-11-12  访问量:    字号: [] [] []
简介:

  

 

  作者:乾旭



  位于陕西渭河流域的关中,又称关中平原。因为西有散关(大散关),东有函谷关,南有武关,北有箫关,故取意四关之中。四方的关隘,再加上陕北高原和秦岭两道天然屏障,使关中易守难攻,战国时起就有“四塞之国”的说法,成为自古以来的兵家必争之地。历史上,关中能多次成为统一全国的根据地以及10余个王朝的都城所在地,是与关中优越的自然条件、发达的农业以及固若金汤的地理环境即司马迁所说的“金城千里,天府之国”密不可分的,

  黄河流域一向被称为中国原始农业的发祥地,在西安附近的渭水流域,更有着特别优越的土壤与气候条件。大约离现在七、八千年,这些地方已经有了颇具规模的原始农业。黄土高原植被茂密,是最有条件发展成优良农业区的地区;中国最早的地理著作《禹贡》曾评定九州也就是当时全国的土质,陕西属于雍州,雍州的黄壤土列为上上,即第一等;汉代时也曾有类似的评比,陕西关中的土质仍被评为上上。关中平原的土壤还有一大优点就是比较疏松,非常易于开垦,这对只有简单的木、石、骨工具的先民来说,无疑也是天赐良土,是原始农业发展的最理想环境。此外,由渭水冲积而成的关中平原气候温润、雨量充沛,特别是在今天的西安附近,密集的河流一般都有比较充沛的水量,这就是后来为人津津乐道的“八水绕长安”。八水中除渭水外,汇入渭水的泾水也是比较大的河流,因为二水含泥沙量不同,所以在它们的交汇处水的颜色有明显的深浅不同,这就是成语“泾渭分明”的由来(插图4:渭河与泾河交汇处)。

  由于优越的自然条件以及从周人以来形成的重农传统,使陕西关中的农业长期处于全国的领先地位。秦穆公十二年(前648年),晋国因灾荒向秦借粮,秦穆公慷慨允诺,将大批粮食向晋输送,“以船漕车转,自雍相望于道”,其规模之大,被称为“泛舟之役”。如果没有发达的农业,没有充足的粮食储备,这种大规模输粮场面是不会出现的。到战国时期,秦国的农业因郑国渠等著名水利工程的修建而更加发达。据史学家估计,郑国渠灌溉的115万亩良田,足以供应秦国60万大军的军粮。所以,司马迁在《史记》中,给予郑国渠工程极高的评价,直言郑国渠建成后:“关中为沃野,无凶年。秦以富强,卒并诸侯”。郑国渠的建成,不但使关中成为天下最大的粮仓和最早的“天府之国”,同时也奠定了秦国的统一大业。除秦汉两朝外,后来还有10余个朝代也选择建都关中,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关中地区发达的农业。

  除土地肥沃,农业发达外,主要由大地形构成的安全屏障还使关中有着固若金汤的安全条件。北边,黄土高原沟壑纵横、地形起伏;在靠近关中中心的地方,又有几道山脉联合组成的北山,好像城墙一样阻挡着敌人;关中平原的南部则是高峻的秦岭山脉,逶迤千里、横贯天际;东边有千里天堑滔滔黄河;西边则是直插云霄的陇山形成的天然屏障。这样的地形环绕富饶的关中平原,不仅是天下难得的兵家必争之地,而且给居住在关中的人们极大的安全感与心理慰藉。古人高度评价了关中的天险地位,西汉时有一位叫田肯的人认为只要有两万兵力在关中,就可以抵挡住诸侯的百万大军;同时古人还认为关中是居高临下、控扼四方的关键和锁钥,还是这位田垦说:“(秦地)地势便利,其以下兵于诸侯,譬犹居高屋之上建瓴水也”。这也就是“高屋建瓴”一语的由来。

  其实,早在田肯之前,战国著名策士苏秦就已认识到了关中战略地位的重要性。他说:“秦四塞之国,被山带渭,东有关河(指函谷关与黄河),西有汉中,南有巴蜀,北有代、马(指代郡、马邑,今山西北部雁门关一带),此天府也”,这样的见解是很深刻的;秦亡之后,经过数年的楚汉相争,刘邦建立汉王朝,奠都洛阳。这时,一位老兵名叫娄敬的去见刘邦,说出了一番自己的见解,大意是说:秦地(指关中一带)有山河之固,万一国有急事,百万之众可随时召集,这地方是天府之国,土壤肥沃,物产丰富,既可以安身立命,也可以据险而守。如天下大乱,这里就是一个保全之地;占有秦地,就等于同天下诸侯决斗时,掐住了对手的喉咙而顶住对手的背,所以是最理想的建都之地。听了这番话,由于刘邦手下的众大臣多为山东人,他们不愿意远离家乡,所以七嘴八舌都主张都洛阳,这使得刘邦犹豫不决。恰好这时刘邦的主要谋士张良来了,刘邦又问张良的意向如何。张良在这一关键时刻发表了一通见解,其大意与娄敬说相同,但却说得比娄敬更深刻、更全面,刘邦听后豁然醒悟,于是当天就下令车驾西行,移都关中。以后,建于关中的汉都长安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国际化大都会,能与欧洲的罗马相提并论,并且对中国历史的进程产生了深远的伟大影响,历史的事实充分证明了娄敬、张良与刘邦的选择是完全正确的。

  有趣的是,刘邦是今江苏人,娄敬是今山东人,而张良则是今河南人,他们都不是陕西人,然而凭着对天下大势与关中各方面条件的把握与理解,凭着战略家的深谋远虑与政治家的果断决策,他们最终决定奠都关中,这是抛弃了狭隘的家乡观念与小集团利益,而以整个国家大局为重做出的决策。他们在重要关头创造了历史、改变了历史,他们的言论与行动对后世选择首都,都具有经典性的指导意义。不过,除他们之外,也不难发现,以后与娄敬、张良发出类似议论的还大有人在。如西汉武帝时著名的睿智之士东方朔、东汉历史学家班固等,他们对陕西地理形势的理解与认识,可以看作是一种历史经验的总结,并且将既有的经验与直觉升华为科学与理论,为以后的都址选择提供了理论依据。到了中国古史的后半期,整个国家的大势有了重大变化,陕西在全国的优势地位逐渐消失,那么尽管还有许多人对陕西继续很感兴趣,但却不得不选择其他地方为都,这也同样是不以某个人、某个集团的怀旧情结与恋恋不舍为转移的。

  


【上一篇】: 没有了哦    【下一篇】: 今日立冬哦!
主办:陕西省文物局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雁塔西路193号
承办:陕西省文物信息咨询中心 地址:西安市西高新科技1路35号(科技1路西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