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输入关键字:   选择栏目:    
飞白妙品国之瑰宝
发布日期:  2017-03-23  访问量:    字号: [] [] []
简介: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74年,陪葬昭陵的唐代传奇将领尉迟敬德墓发掘清理,出土了一批珍贵文物,其中尉迟敬德墓志,体量丰硕,石色晶莹,雕刻细腻,文字优美,被定为国家一级文物。

  尉迟敬德墓志盖厚23.1厘米,底边长120厘米,盖面字体为罕见的飞白书,凡25字,四杀饰缠枝牡丹纹;志石边长120厘米,厚20厘米,志文正书,共47行,满行50字,四侧饰十二生肖,间饰流云纹。该墓志在昭陵陪葬墓出土墓志中体量最大。据调查,目前国内尚未发现比它更大的墓志。

  尉迟敬德墓志盖上的飞白书,以其特有的风采,在昭陵碑林中放射着奇异的艺术光芒,是令人赞叹不已的书石珍品,共刻二十五字:“大唐故司徒并州都督上柱国鄂国忠武公尉迟府君墓志之铭。”这些字点画间如丝线贯穿,若断还连,仿佛绢带迎风,舒卷自如,在石刻中,其笔画只有高低之别,并无颜色之异,若书于纸上,则丝丝露白,因此叫飞白书,也叫飞帛书。这种书体在史料中多有提及,然其传世的书石作品却凤毛麟角。

  “飞白书”,是一种具有特殊风格的书法,酷似用缺少墨水的枯笔写成的模样,别有一番风韵。据史料记载,此书体是东汉时著名的文学家、书法家蔡邕在一个偶然的机会发现并创成的。

  蔡邕,汉末著名女诗人蔡文姬的父亲。他不仅是位文学家,而且是当时一流的书法名家。其隶书,结构严谨,点画有俯有仰,富于变化,素有“骨气洞达,爽爽有神”的美誉。有一次,蔡邕遵照汉灵帝的命令,写作《圣皇篇》一文,文章写好后,按照当时的规定,需由他亲自送到皇宫图书馆——鸿都门学。不巧,这天鸿都门正好装修,大红的宫门紧紧地闭着。这时,只见一名工匠用笤帚蘸着石灰浆粉刷宫墙。由于答帚太大,石灰浆又很浓,所以刷完的墙一道黑一道白的,看上去很不舒服。

  蔡邕此时由于进不了鸿都门,便伫立门下,观察良久。忽然间如有所悟,他转身一口气跑回家里,赶紧找来一些竹子,劈成细条,仿照笤帚的式样,绑在一起,做成了一支扁形的竹笔。然后饱蘸浓墨,快速运笔,经过反复刻苦练习,终于创出这种点画中有丝丝露白的书体——“飞白书”。

  飞白书创成后,曾一度极为盛行。尤其是当时一些宫门的匾额题字,均采用此体。从汉到宋,研习飞白书的名家层出不穷,其中尤以两晋南北朝及唐宋时期人数最多,出现了上自皇室帝王、当朝卿相,下及书坛名家、僧道平民皆竞相逞能,万般喜爱“飞白书”的喜人局面。

  自古以来,人总是有着强烈的好奇心。当某种新鲜事物出现时,它必然会吸引人的注意力,进而使人对它产生浓厚的兴趣。“飞白书”丝丝露白、笔道清晰、翻转明显的特点,有既不同古也不同今的强烈个性。其鲜明的趣味性让它产生了强烈的新奇感,自然就会使人们去欣赏它,进而乐于竞相在游戏中愉快地去创造它。

  唐太宗、唐高宗、武则天都酷爱飞白书,在帝王的推崇下,唐代很多大书法家也都在飞白书上有所建树,史载欧阳询的飞白书“峻于古人,犹龙蛇战斗之象,云雾轻笼之势”。唐太宗是唐代最擅长飞白的皇帝,常常书之以赐臣下,臣子们也以得到唐太宗的飞白而倍感荣耀。飞白书成为贞观时期君臣联络感情的好工具。《资治通鉴》、两《唐书》中《马周传》都记载了唐太宗以飞白书赐刘洎、马周的故事。贞观十八年,唐太宗宴请三品以上大臣于玄武门,“帝操笔作飞白字赐群臣,或乘酒争取于帝手。洎登御床,引手得之。皆奏曰:‘洎登御床,罪当死,请付法。’帝笑而言曰:‘昔闻婕妤登辇,今见常侍登床。’”刘洎登御床,唐太宗不但不怪罪,反而以汉成帝宠妃班婕妤辞辇步行的谦逊美德比兴,可见太宗对自己的飞白书作品是多么引以为豪。唐太宗还书飞白书赐予马周,书曰:“鸾凤凌云,必资羽翼。股肱之寄,诚在忠良。”在唐太宗的熏陶下,他的子女也大多练得一手好字,《新唐书?太宗二十一女传》载,晋阳公主以十岁之妙龄。临摹唐太宗飞白,形神兼备,下不能辩。

  榜样的力量是不言而喻的,名人效应也不可低估。“飞白书”不仅在宫廷和书坛流行,其影响已经辐射到当时的文学界和美术界,并且有不少著名的文学大家为之吟诗作赋,给予高度评价。岑文本就曾有诗《奉述飞白书势》:“六文开玉篆,八体曜银书。飞毫列锦绣,拂素起龙鱼。凤举崩云绝,鸾惊游雾疏。别有临池草,恩沾垂露馀。”

  “飞白书”在北宋之前可谓代代相传、风行于世,但至南宋时却无人用心于此,从而走向衰败,最终被逐渐消解。传世的飞白作品更是少之又少,目前发现的仅有河南偃师缑山之巅升仙太子碑上的六字和尉迟敬德墓志盖上的二十五字。尤以尉迟敬德墓志盖上的飞白书珍贵,保存完好,刻字清晰,既有笔断意相连的感觉,又有丝帛迎风的飞动之趣,如丝带连接,舒卷自如,使人叹为观止,不愧为刻石作品中的“国之瑰宝”。

  时至今日,飞白书已无人传习。尝见民间有飞白的变体,用扁竹笔或软体五色块书写,并借点画之势,作花鸟之状。可惜往往只注重花草的婉丽,已不讲究用笔之妙,故其字多不可识。(董朝霞)

 

【上一篇】: 没有了哦    【下一篇】: 国家博物馆丝绸之路展览精品赏析
主办:陕西省文物局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雁塔西路193号
承办:陕西历史博物馆 地址:西安市小寨东路9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