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输入关键字:   选择栏目:    
陕西省咸阳市乾县元代碑刻调查笔记
发布日期:  2017-07-11  访问量:    字号: [] [] []
简介:

  

  杨洁(复旦大学文史研究院、西安碑林博物馆)

夏楠(陕西考古研究院)

  王亮亮(陕西考古研究院)

罗小幸(西安碑林博物馆)

杨洁(陕西历史博物馆)



  自2012年起,“元代北方金石碑刻遗存资料的抢救、发掘及整理研究”(项目批准号:12&ZD142)工作分省推展并取得阶段性成果。根据前期对文献记载及文物志等资料的检查,在国家社会科学基金支持下,陕西省子课题组于2015年8月及2017年4月对咸阳市乾县现存元代碑刻开展田野调查及数据采集工作,其中《杨振墓碑》《杨奂墓碑》《吴山寺土地执照碑》见载于多种明清金石志及明清、民国方志,《创修修贞庵记碑》及《重修东岳庙碑》已收录于2003年修编的《乾县志》,并与《敕赐洪教院记碑》皆登记于《陕西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丛书·乾县文物》中。现对两次调查中所见碑刻保存情况及问题记录如下:


  一、 蒙哥汗四年《杨振墓碑》及中统五年《杨奂墓碑》


  两碑现存地为乾县城关镇草谷村。两碑碑文皆收录于《还山遗稿》及《乾州志稿》中。《杨振墓碑》为元好问撰文、张美书丹、王元礼篆额。《杨奂墓碑》为元好问撰文,姚燧书丹并篆额。经此次对碑刻原石的调查及碑文校录,发现文献录文与原碑文中个别地方略有出入。

  上世纪八十年代文物普查时确认现存于草谷村的一通石碑为“杨振墓碑”,本世纪初第三次全国不可移动文物普查时对该碑现存情况进行了复查,石碑位于草谷村西水渠上,普查队员记录了其形状、质地及基本尺寸,但并未注明为“杨振墓碑”,而在《陕西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丛书·乾县文物》一书中将其写入“杨奂墓”词条。

  2015年8月,课题组成员对其所在位置及保存状况进行了初步调查,调查时发现该石碑碑阳向上、碑阴向下,东西向平置于草谷村村西水渠上充当桥板使用,碑首向西,渠西为2008年修建的水泥村路,捐资修村路功德碑即树立于“杨振墓碑”旁侧。另一边树立着草谷村村名碑,其下水渠上也覆盖有一块石灰岩质残碑,碑面漫漶严重,据对数行残留的碑文如“盖未有出其右”、“正统之说,所以祸”、“以正统之传,非”、“与人交,每以名教为”等句进行识读,可知与文献中所载《杨奂墓碑》碑文相同,知其即中统五年(1264)所立杨奂墓碑残石,目前所见碑文约二十余行,满行约为五十七字。


(图一:2015年8月杨奂残碑,罗小幸摄)


  2017年4月,课题组因拓片资料采集工作再次对其保存情况进行复查,两通碑石下因村民长期丢弃生活垃圾已成为污水渠,其碑面上还覆压有大量金属建材,使此次《杨奂墓碑》拓片资料的采集工作无法进行,(图二:2017年4月杨奂残碑保存现状,杨洁摄)仅对《杨振墓碑》碑阳进行了打拓、拍照及测量:该碑为螭首圭额,首身一体,石灰岩质,碑身微有收分,末端残榫。石碑通高277厘米,碑身长187厘米、宽97厘米、厚32厘米,碑首宽102厘米、厚33厘米,圭额上篆书额题“杨府君墓碑记”,碑文为正书,共27行,满行55字,碑面剥蚀较甚,部分字迹已无法识读。杨振墓碑碑阴镌刻有赵复(字仁甫)撰文的程夫人墓碑铭,全文亦著录于《还山遗稿·附录》,其保存现状目前尚无法调查采集,仅从民国三十年出版的《乾县新志》记载中得知其碑面已剥蚀严重。(图三:2017年4月杨振墓碑保存现状1-2-3,杨洁摄)据程夫人墓碑碑文所载,该碑石为其子杨奂立于甲寅年,即蒙哥汗四年(1254)。蔡春娟曾以《杨振碑》为中心对金元时期的士人进行考察,其文以明崇祯六年刻清康熙补版印本《乾州志》中收录的碑文为据,与清王昶著《金石萃编》、清《乾州志稿》、清毕沅著《关中金石记》、民国三十年出版的《乾县新志》中所载信息及史语所傅斯年图书馆藏拓进行对校,确认了碑石所镌撰文、书丹及篆额者的署衔及身份,并对两篇碑文的撰写时间及该碑立石时间进行了讨论,认为杨振墓碑碑文为元好问撰写于1229—1238年,而程夫人墓碑碑文为赵复撰写于1251年。


(图二:2017年4月杨奂残碑保存现状,杨洁摄)

(图三:2017年4月杨振墓碑保存现状1-2-3,杨洁摄)


  杨奂未冠时曾梦游紫阳阁,后遂自号“紫阳”,适园主人张均衡在其辑刊出版的《还山遗稿》书末识文曰“紫阳字奂然,又名知章,自悟前身为紫阳宫道士,因以为号”。参考方志图中标识的“杨紫阳墓”位置,(图四:《乾州新志》“东南乡图”)并据“三普”调查记录及此次调查采访村民得知,杨奂及其家族墓即位于今草谷村村东南一里处,该地点现为村民家的果树种植区。(图五:2017年4月杨奂墓地原址,杨洁摄)上世纪70年代,杨奂墓因生产队平整土地而遭到毁坏,其封土被平,墓葬被掘,墓前石羊、龟趺毁佚,当时出土的玉兔、青铜簋等遗物今皆已佚失,仅有两通墓碑被拉回村中铺路。目前仅知台湾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傅斯年图书馆藏有杨振墓碑拓片,其打拓采集时间较早,应是此碑尚立于墓地时所获。


(图四:《乾州新志》“东南乡图”)



(图五:2017年4月杨奂墓地原址,杨洁摄)


  二、 至元二十年《吴山寺土地执照碑》

  该碑原位于在乾县梁山镇(原吴店乡)吴店村西的吴山寺遗址,1995年移藏于乾陵懿德太子墓博物馆碑刻展廊内,仅存上半段。在2015年8月及此次调查中,该碑保存状况良好。(图六:2017年4月《吴山寺土地执照碑》现状,杨洁摄)该碑曾著录于《关中金石记》中,另据《乾州志稿》所述,此碑于当时已“磨灭不可读,存者惟地图执照而已”。国家图书馆藏有此碑碑阳的完整拓片(编号:各地3377),文末落款处镌刻有三行八思巴文,碑首、碑额“圣旨”二字及碑阴缺拓。碑阴碑额正书“吴山寺清凉院”六字,其余文字已漫漶不可辨识。据碑文记载,吴山寺所在地元代属乾州永寿县。

(图六:2017年4月《吴山寺土地执照碑》现状,杨洁摄)

 

  “吴山寺,在州西北吴山”,“三普”时对元代的吴山寺遗址进行了调查记录,该遗址内存古井一口、古柏一株,并于1983年被乾县人民政府公布为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994年在遗址西侧新建寺院大殿时出土石雕佛像一尊,现保管于新建的“吴山寺”内。


  三、 至元二十三年《大元国乾州奉天县赵厚村重修东岳庙记碑》

  该碑现存在乾县长留乡赵后庙小学南的赵厚庙。赵后庙小学以东岳庙原址改建而成,校门东开面向乾武路。今所见赵后庙建筑坐北朝南,为上世纪90年代(1992至1999年)在原东岳庙庙址南新建,并搬移原位于小学内的石碑于新庙内安放。“三普”时对该碑石情况做了调查记录。

  2015年8月调查时,该碑砌立于庙东侧院墙墙体内,碑石为圆首,首身一体,石灰岩质,碑首残存有部分阴线刻纹,两侧有斜刹,碑额篆书“重修东岳庙记”,碑身下有残榫,座佚。碑文楷书,首题“大元国乾州奉天县赵厚村重修东岳庙记”,共29行,满行62字。碑文从唐宋时期东岳神祇地位的上升开始阐发,追述了此处东岳庙行祠在乡民捐资襄助下重建塑像的过程:自蒙哥汗八年(1258)孟春卜吉开基、中统二年(1261)孟冬新筑露台扩建规模,至元二十一年(1284)秋又在庙西增建关王庙并塑像,记录了该祠庙的建筑规模,文末还记有晋人许逊得道飞升的道教神异感应故事。撰文者姓名漫漶,其署衔“安西府府学生学录”,书丹者吕伯禄、篆额者刘志皆为“进士”,按此碑刻立时,元代尚未重开科举,所以此二人身份应皆为金代科举出身的“前进士”。从碑末记述的建碑参与者名单来看,多为当地道众及地方官绅。刊立碑石者为重阳万寿宫道人张德宁,其曾在至元二十年(1283)五月五日刊刻《全真第二代丹阳抱一无为真人马宗师(从义)道行碑》,并署衔“崇玄大师”,并于至元二十四年(1287)中秋日刊刻蒙汉文《只必帖木儿大王令旨碑》。

  2017年4月调查,该建筑东进小院内为硬山顶结构的砖瓦建筑一组:东岳大殿(一开间)、三霄大殿(三开间);西侧为住持厢房(六开间),门前为2000年新立的“重修赵厚庙记碑”,碑文以至元二十三年《大元国乾州奉天田县赵厚村重修东岳庙记碑》为据上溯村史。在调查中,村民多谈及“先有赵厚村,后有乾州城”的俗言。据住庙老人介绍,此庙作为乾县境内的一处民间宗教活动场所,每年农历三月间先后举行时长七天七夜的“娘娘会”和三天三夜的“东岳老爷会”,庙会活动以唱戏为主,从庙中院墙上近期新贴的众多助香人姓名、金额也可见其在本地具有一定的文化影响力。此次调查所见,嵌于红砖院墙间的《大元国乾州奉天县赵厚村重修东岳庙记碑》向南面对院外道路,碑阳上残留着明显的拓墨痕迹,是曾被多次打拓所致,碑阴朝向院内,文字多已漫漶,在其西侧还嵌有石灰岩质圆首石碑一通,碑面基本漫漶,文字难以辨识。(图七:2017年4月重修东岳庙记碑碑阴,杨洁摄)此外,在赵厚庙院外东侧发现有一座埋陷于土堆中的碑楼,其坐北朝南,青砖砌筑,碑身已全被掩埋,仅露出其上匾题“纪念碑”(图八),其后侧一墙之隔的赵厚庙小学中,一幢框架结构的多层教学楼正在建设施工(图九)。


(图七-1:2017年4月重修东岳庙记碑碑阴,杨洁摄)




(图七-2:2017年4月吴山寺土地执照碑现状)


(图八:2017年4月被土掩埋的纪念碑,杨洁摄)


(图九:2017年4月正在建设的赵厚庙小学,杨洁摄)



  四、 大德四年《大元创修修贞庵记碑》

  该碑现存地为乾县大杨镇月新村(药王新村)月新完小校园内。

  2015年8月调查时,月新完小校园教室前的空地仍为土质地面,其上有2通石碑平置并铺嵌于地表,其中1通即《大元创修修真庵记碑》,碑阳向上,圆首圭额,首身一体,石灰岩质,碑座已佚。(图十)




(图十:2015年8月创修修真庵记碑)


  2017年4月进行复查时,该小学园区内部分地面已铺设了硬化路面,原放置碑石的空地今已修为绿化区,以低矮灌木环绕,碑石被掩埋入该绿化区表土层下。经与2015年所摄碑石照片比对,确定方位并对碑面上覆盖的厚约20厘米的表土层进行揭取及清理后,对该碑碑阳进行了打拓、拍照及测量,(图十一:2017年4月创修修真庵记碑调查采集资料,杨洁摄)石碑通高185厘米,宽75厘米,厚22厘米,碑首圭额两侧阴线刻双龙纹,额题篆书“创修修贞庵记”,碑文楷书,共25行,满行52字,首题“大元创建修真庵记”,撰文者署名“古邰通玄明……道”,书丹并篆额者耀州三原等县提点任天惠,刊石者长安曾益,立石人赵志惠。碑文记述了元代大德四年(1300)在全真道人石志柔的主持下创修修贞庵的缘起及经过,并记载了该庵的规模面积。据调查得知,学校所在地原为寺庙,早年院内曾保存有多通石碑,由此推测该校校址即应为元代创建的修真庵原址。学校教职工反映近期将在校园中大面积铺设水泥硬化路面,很有可能将铺在地上的石碑包裹于其下。另外,目前学校生源仅一百余名小学生,随着城镇化建设的推进,村中常住人口也在不断下降,学校未来发展或有可能出现因生源问题而撤并的问题,石碑继续留在原地的情况下,或被损毁佚失的可能性较大,建议文物部门对这些石碑及时征集保护。

(图十一:2017年4月创修修真庵记碑调查采集资料,杨洁摄)


  此次调查所见现存的元代碑刻,除保存在博物馆中的一通《吴山寺土地执照碑》外,其余皆散置于村中,尤其是《杨振墓碑》、《杨奂墓碑》目前所在的环境并不利于文物保护。《元史·杨奂传》的文本材料皆出于元好问所撰碑文,“奂博览强记,作文务去陈言,以蹈袭古人为耻。朝廷诸老,皆折行辈与之交。关中虽号多士,名未有出奂右者”。据元好问所述,杨奂一生著有“还山集一百二十卷,概言十卷,纪正大以来朝政号近鑑者三十卷,正统六十卷”,惜后多散佚,“明嘉靖间,业已不传”,明人宋廷佐“从群书内掇拾残賸,得文十六篇为一卷,诗一卷”辑成《还山遗稿》,清末民初的藏书家张均衡致力于文化典籍保护与传播,并“又从元诗选采逸诗十五首补之”,将其辑入“适园丛书”刊行于世。宋廷佐(字良弼)为乾州人,弘治十八年(1505)曾修纂《乾州志》,正德十二年(1517)任巡按浙江监察御史时见绍兴二十九年(1159)刻苏轼《表忠观碑》露立于废址草莽中,遂将其移入杭州府学(今杭州碑林),又对南宋太学石经等多种碑石予以迁置保护。另据《清明拜杨紫阳先生墓》一文可知杨奂墓碑在明代时“仆且断久矣”,宋廷佐于清明日前往拜祭,并曾恳托时任陕西提学的王云凤(号虎谷)为杨奂祠题写匾额并复立墓碑,其行为堪称尊儒重贤,在地方任职时对文化保护有所作为,被张均衡赞为“笃实不苟”。

  今在草谷村西水渠上所覆残碑即地方乡贤“关西夫子”杨奂之碑,旁侧为其父母杨振及程夫人墓碑,据碑文记载,其家族谱系追溯至酅国公杨侑,自唐代始世居乾州奉天(今乾县),经十九世至杨振,其子杨奂“学为通儒”名重关陕,为其撰写碑文者皆为有元一代的文化名流。自上世纪七十年代毁墓损碑迄今已逾四十余年,世事变革,遗址遗物的消失也在逐年递增,今人在日新月异的快速生活中少了凭吊前贤的心绪,但对地方政府与文物工作者来说,文化保护与传承仍任重而道远,希望此次课题调查能够促使文物管理机构的重视,结合“三普”及相关调查成果,将这些具有历史文化价值的碑刻石刻文物从不具备保存条件的地方移藏入博物馆中妥善保护展陈。




  田野调查及资料采集:

  2015年8月,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夏楠、王亮亮,西安碑林博物馆罗小幸。

  2017年4月,西安碑林博物馆杨洁、陕西历史博物馆杨洁。

  碑刻文字校录:西安碑林博物馆樊波、杨洁,大唐西市博物馆史研忻。



1 乾县县志纂委员会:《乾县志》,西安:陕西人民出版社,2003年。
2 陕西省文物局:《陕西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丛书·乾县文物》,西安:陕西旅游出版社,2012年。
3 明嘉靖刻本《还山遗稿》,(明)宋廷佐辑,(民国)张均衡辑:适园丛书第九集,民国乌程张氏刊。
4 光绪十年刊本《乾州志稿》(影印),卷十“金石志”,(清)周铭旂等纂修,台北:成文出版社有限公司,1969年,第304-318页。
5 该文未见录于元好问《遗山集》。
6 《陕西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丛书·乾县文物》,第49页。
7《乾县新志》,(民国)续俭,田屏轩编纂,西安:西京克兴印书馆,1941年。
8 蔡春娟:《<杨振碑>与蒙元时期的“前进士”》,《隋唐辽宋金元史论丛》(第二辑),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12年。
9 《乾州志稿》卷一“东南乡图”,第42-43页。
10 编目02520号,题名“金礼部尚书杨振碑”,拓片高176.5厘米,宽88厘米。
11 《关中金石记》卷八,(清)毕沅撰,见王云五主编:丛书集成初编,上海:商务印书馆,1936年,第160页。
12 《乾州志稿》卷十“金石志”,第319页。
13 《乾州志稿》卷五“土地志十六”,第239页。
14 《陕西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丛书·乾县文物》,第26页。
15《陕西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丛书·乾县文物》,第61页。
16 该碑石原散置于户县祖庵镇北郊田野,1962年移藏于户县祖庵重阳宫后院内,现立于重阳宫祖庵碑林展厅東侧北排由東向西第一列。曾著录于《关中金石记》、《寰宇访碑录》等多种金石文献及方志中,另见拓本图版刊布于《北京图书馆藏中国历代石刻拓本汇编》第48册,郑州:中州古籍出版社,1989年,第87页。
17 该碑石原立于户县白庙乡四马村清阳宫旧址,“文革”中曾用以垒铺清阳小学操场讲台,1987年移藏户县重阳宫文物管理所,现露天立于重阳宫后院东侧由北向南第一位。曾著录于《户县文物志》,西安:陕西人民教育出版社,1995年,第80页;《重阳宫道教碑石》,西安:三秦出版社,1998年,图版第25页,录文108页。
18 《元史》卷一五三“列传第四十”,(明)宋濂撰,北京:中华书局,1976年,第3621-3622页。
19 《还山遗稿》附录“故河南路征收课税所长官兼廉访使杨公神道之碑并序”。
20 明嘉靖间刻本《乾州志》,见上海图书馆编:《上海图书馆藏稀见方志丛刊》237册(影印),北京:国家图书馆出版社,2011年。
21 张伟点校:《履园丛话》九“碑帖”,(清)钱泳撰,北京:中华书局,1979年,第249-250页。
22 万历七年刊本《杭州府志》(影印),(明)陈善等修,台北:成文出版社有限公司,1983年。
23《还山遗稿》附录。




       带注释版:请下载


         重访“关西夫子”:陕西乾县杨奂父子墓碑调查笔记.pdf



【上一篇】: 没有了哦    【下一篇】: 陕西历史上第一位博物馆馆长——康耀辰
主办:陕西省文物局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雁塔西路193号
承办:陕西历史博物馆 地址:西安市小寨东路9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