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输入关键字:   选择栏目:    
三十年坚守考古一线终不悔
发布日期:  2017-01-22  访问量:    字号: [] [] []
简介:

 

  

  ——记全国文物系统先进工作者田亚岐

  

  雍城是先秦古都,先秦有20位王公在此苦心经营了327年,这里曾发生过许多可歌可泣的故事,穆公称霸,三良陪葬,始皇加冕……这里一直是史学界和考古界关注的热点。

  

  1985年,毕业于吉林大学考古系,被分配到陕西省考古研究所雍城考古队的队员田亚岐。

  

  2016年,陕西省考古研究院汉唐研究室主任、研究员、多家大学客座教授、对先秦雍城多有话语权的权威专家田亚岐。

  

  田亚岐为揭开“使鬼为之,则伤神矣,使人为之,则劳民矣”的先秦古都雍城的神秘面纱,默默在秦雍城遗址考古队一线工作了30多年。毛泽东曾今说过:“一个人做点好事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艰苦奋斗几十年如一日,这才是最难最难的啊!”

  

  坚守信念,不懈不怠

  

  雍城考古队位于凤翔县城以南2公里处的雍水河北岸,北邻豆腐村,南毗八旗屯村。田亚岐是雍城考古队的第七任队长。虽为队,但经常只有一、二人驻守,往往是队长队员集于一身,孤独寂寞非常人难耐。那时,秦公一号大墓揭椁时的风光不在,大墓遗址荒草凄凄,大墓出土珍贵的椁木受风吹日蚀受损严重。田亚岐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奔走于省、市、县文物行政管理部门之间呼吁。在各级文物管理部门的支持下,2000年8月,南指挥村村民集资建起了全国第一家农民博物馆,使秦公一号大墓的墓圹和出土文物得到了有效保护。

  

  1998年,省道104凤翔——宝鸡段拓宽改造,规划线路穿越秦雍城遗址的4号宫殿区。田亚岐得到消息后,在向省、市、县文物行政部门通报信息的同时,穿梭于县政府、公路建设部门宣传文物法规和雍城遗址的重要性,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公路建设部门被田亚岐的执着感动,经与设计学院商议,使该道路打弯改线,避开了4号宫殿遗址。

  

  2010年,凤翔县编制城市建设规划,由于雍城遗址的特殊地理位置,如不提前介入,规划实施后,将对雍城遗址的城址区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失。为了确保雍城遗址城址区安全,他积极为规划部门和县委、县政府提供雍城遗址的相关资料,宣讲秦雍城遗址在历史上的独特性和重要性、秦人精神对中国社会的巨大影响以及文物不可再生等,在他的不懈努力下,凤翔县委、县政府做出了重大决策,将城市建设规划由东扩南移调整为北扩西移。并在规划中标注了文物保护区的范围,科学地处理了县城建设与文物保护的关系。

  

  艰辛研究,硕果累累

  

  田亚岐秉承考古人甘清贫,耐寂寞,不怕脏,不怕累的精神,以秦雍城和早期秦文化研究为方向,以考古先贤的研究线索为依托,不断拓展研究领域,组织人员对秦雍城离宫别馆进行调查,撰写了《秦雍城考古工作回顾与展望》,全面回顾了秦雍城的考古收获,阶段性认识及未来工作方向;《秦迁置雍城的环境优势及特征》探讨了秦人选择理想都城的理念,并对雍城在秦人发展史上的重要地位进行了解读;《秦汉置畤研究》首次对秦畤的起源、发展、沿革提出新的观点;《雍城诸秦公陵墓考证》则是对规模宏大的秦公陵园进行了深入研究;《东周时期关中地区秦墓棺椁的演变》是对以雍城为中心国人墓葬的认识;《关中地区秦墓殉葬制度研究》则结合科技数据,阐明了当时以活人为殉的墓仪形式。他根据考古成果对古雍城“四纵四横”的交通,四通八达的水系在相关刊物进行了论述,完成了《陕西凤翔县长青西汉码头仓储遗址发掘报告》,印证了史册“泛舟之役”的船队从凤翔出发的记载;《凤翔豆腐村制陶作坊发掘报告》解决了陶俑最早出现在何处的问题。据统计,田亚岐的研究专著、发掘报告、学术论文等共计88篇(部),均发表于国内外期刊杂志。因此,田亚岐也成为业内认可有话语权的秦文化专家。2012年,田亚岐的业绩业内认可、社会推崇,被推选为全国文物工作先进工作者,参加了国家文物局在北京召开的全国文物工作会,受到了中央领导李长春的亲切接见。

  

  上下求索,梅香寒来

  

  2016年正月,人们还沉浸在春节的幸福之中,凤翔雍山血池秦汉祭祀遗址发掘领队田亚岐便已开始筹划雍山血池祭祀遗址发掘工作。他与当地文物行政部门共同赴柳林镇祭祀坑所处的半坡铺村,协商遗址发掘占用林地相关问题,到祭天台所处的沟南村协商占用药地有关问题,与庙山道观协商解决了考古队的办公及队员食宿等问题,在田亚岐的努力下,4月份雍山血池遗址发掘工作启动,经过8个多月的发掘,该遗址呈现出了“高山之平,小山之上”“封土为坛,除地为场”“一坛三垓”的形制,发掘发现的神通八达的道路与文献记载的“神通八道”吻合。出土的玉人、玉璜、玉琮、玉璧、盖弓帽、车軎、车轙、马衔、马镳、铜环、铜泡、铜管、弩机、铜镞等玉器、青铜车马器以及小型木车马等2000多件组文物,填补了考古界北畤无址的空白。专家认为,该遗址坛、场、建筑、祭祀坑、祭物结构完整,功能齐全,是从东周诸侯国到秦汉大一统国家祭祀活动的实物载体,对研究中国礼制文化及秦汉政治具有十分重要的学术价值。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原考古研究所所长刘庆柱,中国考古学会常务理事、中国古代文明研究中心主任、北京大学原考古系主任、北京大学赛克勤考古与艺术博物馆馆长李伯谦、陕西省文物局局长赵荣等专家、领导对雍山血池秦汉祭祀遗址发掘高度关注,现场考察,给该遗址的发掘给予了高度评价。2017年元月,由中国社会科学院主办、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考古杂志社承办的“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学论坛·2016中国考古新发现”评选活动揭晓,凤翔雍山血池秦汉祭祀遗址获入围奖。

  

  要说1985年的田亚岐是一张白纸的话,那么他在雍城考古一线30年如一日,用自己的心血、汗水、才智、上下求索,到2016年,这张白纸上已记满了他的业绩,谱写出了一位一线考古工作者辉煌的人生篇章。

  

  (孔令柏 董海兵)

  

  


主办:陕西省文物局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雁塔西路193号
承办:陕西历史博物馆 地址:西安市小寨东路9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