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输入关键字:   选择栏目:    
一个挪威家庭的安康情结
发布日期:  2017-03-03  访问量:    字号: [] [] []
简介:

 

 

 

 

  安康博物馆有一位国际友人——尤约翰,他的安康情结来缘于父母,同样他也影响着自己的后代。从尤约翰的父母开始,然后到尤约翰,再到他的五个女儿,一家三代都会说中文,可以说整个家族和安康有着不解之缘。  
  第一代:父亲尤汉森  
  尤约翰说:“1998年,我母亲去世的时候,神志已经不是很清楚了,但嘴里一直喃喃地念着两个字——安康。”1928年,尤约翰的父亲尤汉森到中国学习汉语,后被教会派往安康基督教堂传教。尤约翰的母亲追随恋人,于1929年9月10日抵达安康,十天后,这对恋人就在安康举行了隆重的结婚典礼,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安康的意义非同寻常。  
  第二代:尤约翰  
  20世纪初至40年代末,22名西方基督教传教士陆续到安康传教,解放前夕相继离开了安康,直到再次踏上安康的土地,已是40多年之后。虽然12岁那年尤约翰离开了安康,却仍然住在“安康”里,他把自己在挪威的家注册名称登记为“安康”,思乡之情可见一斑。尤约翰的中国情结、安康情怀一直存在于他的生活中。大学期间他选择了学习中文,并系统地学习中国文化。由于当时回安康的愿望还不能得到实现,大学毕业后,尤约翰到台湾工作生活了17年,太太白丽佳和他通过学习中文结识,同样热爱中国。古稀之年,尤约翰依然奔波于中挪之间,当年那些传教士携带回国的部分物品和资料保存至今,他尽全力收集并捐赠给安康博物馆。安康博物馆《老安康影像馆》里的每件展品都倾注了这位老人家的深厚感情,似乎也诉说着当年的故事,让后人了解民国时期安康的民风、民俗及社会状况,也见证了挪威与中国的传统友好关系。  
  第三代:尤约翰的五朵金花  
  “我有五个女儿,我的五朵金花都会说中文。我大女儿在上中学时面临学哪国外语的抉择,在我的建议下,她成为挪威第一个学中文的女孩,我则是她的语言老师。后来她通过了国家举行的语言考试。”尤约翰谈起女儿们骄傲之情溢于言表。  
  尤约翰考察女婿有两个特别的条件,一个是要会用筷子,“不会用筷子,到我家可吃不了饭哟”,再一个是不一定会中文,但一定要对中文感兴趣。正是这两个条件,又进一步加深了尤约翰一家与中国的关系。他的一个女婿是挪威驻华大使馆的文化参赞;与他生活在一起的二女儿尤爱琳,丈夫是俄罗斯人,俩人是在中国学习中文时开始恋爱的,尤爱琳在挪威“绿色伙伴”组织工作,主要从事中挪环境保护、能源技术等方面的国际交流合作工作;还有一个女儿、女婿在昆明工作;大女儿尤宝珍,是一位家庭问题专家,也经常到中国讲学。  
  中国式的生活方式,已经完全深入到这家人的灵魂。在挪威,尤约翰家每天至少吃一顿中餐,做些韭菜炒鸡蛋之类的家常菜,偶尔也会做个包子、包个饺子。每次回安康,尤约翰就带一些南瓜、豆角等蔬菜的种子,种在挪威自家的园子里,隔三差五约上三五好友来家里吃饭,让朋友们享受中国美食。  
  这就是尤约翰家庭的安康情结,希望他的故事会感动你我。(周明丽)  

主办:陕西省文物局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雁塔西路193号
承办:陕西历史博物馆 地址:西安市小寨东路9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