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输入关键字:   选择栏目:    
塞上名城----榆林掠影
发布日期:  2017-05-15  访问量:    字号: [] [] []
简介:

 

 

  当火车从崇山峻岭的腹地一一旬阳北站徐徐开出,穿山越洞,行驶在安康至榆林的铁路上,我的思绪也随着车窗外快速掠过的景物,飞向了塞北大漠,此行的目的地——榆林。此时,我的脑海里浮现出陕北的白羊肚手巾、秧歌、唢呐、信天游、剪纸、腰鼓和绵沿起伏的黄土高坡、毛头柳、漫漫黄沙、片片羊群、排排窑洞,这些萦绕心间多年的形象、场景、音韵、特征,油然而生。是向往?是憧憬?是印证?是探寻?一种挥之不去的意绪笼罩着我。  
  列车穿过秦岭、西安,耳边似乎传来遥远的黄土高原的一丝声音和讯息,那是喜乐参半苦乐交织的高亢的唢呐声?那是“拦羊嗓子回牛声”后生的寂寞吼叫声?那是站在山峁上对着呆板而冰冷的黄土地唱“隔窗子听见脚步响,一舌头舔破两层窗”的陕北婆姨的多情咏叹声?还是猃狁、狺方、戎、狄、楼烦、匈奴、羌、氐、鲜卑、稽胡、党项、吐谷浑、女真等游牧民族的铁骑,先后踏上黄土高原制造的厮杀声?在遐想中,我迷迷糊糊地到了榆林境地。 


北行路上  


  车窗外日光渐浓,从卧铺直起身子,发现列车早已经过延安,进入榆林地界,沿无定河流域疾行。车行绥德、米脂,想起“米脂的婆姨绥德的汉”这句流传久远的民谣。可是,既没看见漂亮的婆姨也没看见英俊的汉,倒是经过米脂时,想起那位曾经一度攻占北京城,迫使明崇祯皇帝上吊自杀,建立大顺政权的农民起义军首领李自成。眼前急速掠过的黄土地,就是养育了这位难改山大王本性的短命黄帝的家乡。  
  这是陕北境内最大的川道吧。川道里,秋庄稼成熟在即,大片的枣林果实累累,成熟在即。突然,我的目光被极速掠过的一种景物锁定,在西北风中,一律向北方弯曲的树干,一律向上翻转的树叶,在秋日的阳光下闪烁银光。多么美丽而坚强的姿态,多么奇异的景观!脑子里灵光一闪,难道这就是西北高原生命力最旺盛的白杨?是半个世纪前茅盾先生极力礼赞的“伟岸”、“挺拔”、“参天耸立”的西北高原的白杨?一时间,掩饰不住的激动迫我将脸颊紧贴在车窗,希望更清楚看见这黄土高原上的卫士。  
  列车离开川道,在丘陵沟壑间穿行。车窗外,浅浅盖住地表的不知名的草,以及小小的白杨树替代了成片的秋庄稼和傲然挺立的白杨。我知道,那些不知名的草和白杨树苗就是榆林人民治沙的成果,它们遏制住了榆林沙漠化的进程,使统万城的悲剧永远不再重演。  
榆林已近在咫尺。  
  榆林,“天之高焉,地之广焉,惟陕之北”,是真正意义上的陕北。地处陕、甘、宁、蒙、晋五省(区)交界接壤地带,在黄土高原和毛乌素沙漠的交界处。这是一块古老而又神奇的土地。九曲黄河和万里长城在这里交汇,构成了她的文化坐标。泱泱五千年华夏文明在这里流淌,三千年边塞战争文化在这里滋长,所以也是游牧文化和农耕文化大碰撞大交融之地。  
  头脑中翻腾着出行前对榆林的了解,列车已缓缓驶进榆林车站。  
  榆林朋友前来接站。坐在朋友的车内,眼睛忙个不停地左看右望。整洁、开阔的街道,美丽、干净的街心花园,时不时有城市雕塑从车窗外一掠而过,疏朗有致的高大建筑间点缀的一块块绿地和一带带流水,在这初秋的燥热里给人清爽的感觉。抬头望天,这高原的天似乎格外高远,格外湛蓝,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油然而生。听着我们的轻声赞叹,榆林朋友乐呵呵地说:“坐了一夜车,先休息休息,然后看看几处地方,你们一定会有许多感慨。”  


 

  万里长城第一台----镇北台  


  下午,榆林朋友伴着我们驱车前往红山之巅的镇北台。  
  两位朋友是榆林诗坛“两客”——秦客、刀客,都是八零后,都已在国内诗坛崭露头角,一路上,他俩都在为我们介绍镇北台。始建于明万历三十五年(1607年)的镇北台,属于万里长城防御体系之一的观察所,是明长城中部的要塞之一,也是明长城遗址中最为宏大、气势磅礴的建筑之一,是长城三大奇观(东有山海关、中有镇北台、西有嘉峪关)之一,有天下第一台之称。镇北台是明朝“隆庆议和”与“和平互市”的产物,是“蒙汉一家”和开创边关环境的历史见证。它依山据险,居高临下,北对毛乌素大漠,南倚沟壑纵横的黄土丘陵,雄踞于榆林市的红山之巅。为古代边关贸易、民族和谐做出了特殊的贡献。  
  镇北台到了。这气势恢宏的建筑,令我们禁不住心生震撼。呈正方梯形的青砖建筑,方正整齐。镇北台的门开在南侧,那是历史上的款贡城。“两客”之一的刀客说,款贡就是款待来宾,接受纳贡。明朝廷为了保障边关局势稳定,安抚牧马南侵的蒙古部落,开设互利互惠的交易市场,化干戈为玉帛,以示修好而专门修建的官驿,用来接待洽谈军政事务的蒙古族部落首领和从事边贸业务的使者,并在这里会晤、谈判、受贡、赏赐和进行官方贸易,俗称官市。可惜了,岁月流逝,风雨剥蚀,款贡城已几近湮灭,只剩下这些历尽沧桑的残垣断墙。当年兴盛的场景和与款贡城密切相关的许多秘闻佚事,都被历史遗忘在这厚重的大漠黄土之下。  
  门的宽窄只允许一两个人同时进入,也便成了天然的检票窗口。一层为台基座,周长320米,占地面积5056平方米。四周为墙垣,东墙南侧开设城门,东南角内侧铺置马道,通达墙顶。  
  沿着马道走上去,穿过洞门,进入镇北台的第二层。二层高16.6米,周长130米,南墙中部开设券门,券门横额石刻“向明”二字,是镇北台的缔造者、榆林巡抚都御史涂宗浚所书。北面有“镇北台”石刻,原为涂宗浚书,被毁后由魏传统将军重新书写。第二层更像是一个小型的操场,一棵与镇北台同龄的榆树孤立着,冷清之下让人觉得苍凉。在绿树成林的园外,这棵古树并不显得高大繁茂,可在当年,它是陪伴远离故土驻守镇北台将士的唯一的生命之色。思乡时,看看它,如同看见桃红柳绿的南方家乡景致,乡愁便可疏解一些。而早于镇北台的范仲淹那首著名的边塞诗,也从我的记忆中跳出,“塞下秋来风景异,衡阳雁去无留意。四面边声连角起,千嶂里,长烟落日孤城闭。浊酒一杯家万里,燕然未勒归无计。羌管悠悠霜满地。人不寐,将军白发征夫泪。”这应该是对当年戍边将士思念家乡、矢志卫国情怀的准确表述吧。我不禁舒展双臂抱它,闭上眼,将脸贴在树干上,期望能听到从数百年前穿越而来的一丝讯息。  
  三层高4.1米,周长88米。四层高4.4米,周长35.4米。台顶面积为255平方米。三四层实际上是中间独立的瞭望台,因此一段马道通向台的四周城墙,可以巡视。四周设置垛口、望孔。由第二层券洞内和三四层墙体外设置的砖石踏步可抵达各层。沿踏步,登上台顶,望莽莽苍苍的塞外风光,思古之情油然而生,一幅幅历史画面依稀浮现眼前,边塞高台、孤城、羌笛、茄音、大漠风沙、飘飘寒云、硝烟弥漫、战马嘶鸣……全是苍凉悲壮、烽火刀兵的古代边关景观。然而,当蒙汉相处时又是这样一番情景:高台雄立、旌旗招展、刀戟林立的背景下,红山市互市期,呈现出“关门直向大荒开,日日牛羊作市来,万里春风残雪后,游人指点赫连台”的热闹景象。  
  站在镇北台顶,举目四望,那古老而年轻的名城新貌,那绿化山峁和沙丘环抱着片片绿洲之中的群群牛羊,历历在目。极目远眺,雄浑苍茫的塞上风光尽收眼底:漠漠黄沙,云山浩渺,雁起雁落,“长河落日圆,一缕孤烟直”。  


  摩崖石刻----红石峡  


  离开镇北台,我们来到“万里长城第一胜景”的红石峡。  
  来榆林之前,我对红石峡的了解,源于偶尔读过的一本党史资料。书中记载,1929年4月至5月间,中共陕北特委第二次扩大会议在榆林红石峡天门洞室召开。参加会议的有刘志丹、杨国栋、刘澜涛等10多人。会议撤销了杨国栋中共特委代理书记职务,决定由刘志丹担任中共陕北特委军委书记,主持特委工作。红石峡会议是中共陕北历史上一次重要会议,这次会议为陕北党组织开展活动指明了方向,为陕北革命根据地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我的心为即将见到这革命圣地的摇篮而急骤跳起来。我更没想到,红石峡地如其名。红色的峡,红色圣地,是巧合?还是刘志丹等革命者,有意将决定陕北革命方向的重大会议选择此地召开?无论属于哪种情形,我都为之惊愕。  
  红石峡在榆林市城北4公里处,因山皆为红石,故得名为红石峡。美丽的红石峡,很早的时候便已惊艳了人们的目光。清代的《榆林府志》上说:红石峡“山皆红石,环列若屏障,落日照之如霞起”,“山之两崖,飞湍电转,红影外浮”。  王家卫拍摄《东邪西毒》时,即在此拍摄一些外景画面,那疏冷、精致却又有些梦幻般风格的画面,编织出一幕幕犹如诗画般的意境,强烈地暗示了人物欲爱不能的凄厉愁苦和愁苦背后隐忍的激情。  
  红石峡谷长约350米,峡谷东崖高约11.5米,西崖高13米,东西对峙,峭拔雄伟。峡内,榆溪河奔腾不息,两岸遍植榆柳,榆柳青青,甚至还有细软的沙滩,好一个探胜取幽的好去处,一时间竟让人以为身处南方的海边,而忘记是在西北的榆溪河岸上。  
  古代驻守榆林的文人墨客甚至武将都喜欢到红石峡题刻,以抒发戍边的豪情壮志,所以红石峡又是长城书法艺术的一大宝库。从那些题字的内容,也可以看出榆林古时“九边重镇”的地位。红石峡现存石刻字幅185块,字大者约6米,小者寸许。石刻有题诗、记功、纪游、喻景、抒怀等,书法真草隶篆俱全,笔法各异,镌刻有别。导游如是介绍。这么多?看来我们只能选择其中有代表性的观赏。  
  有为庆功题刻,如明嘉靖十五年(公元1537年)10月,延绥镇兵备副使张在东崖上刻纪出击挞谈获胜“褚将振赈凯旋大会于红峡”的战功;有铭记题刻的,万历九年(公元1581年)巡抚王汝梅题刻的“龙蟠虎踞”、十四年(公元1583年)兵备副使李春光题刻“万里长城”、四十四年(公元1616年)巡抚刘敏宽题刻“华夷天堑”等。此外,还有赞颂红石峡境地优美的,如“禹迹摩崖”、“中华天柱”、“天外奇峰”、‘潮海蓬莱”、“开元图画”、“天成雄秀”等;也有形容军事地位之险要如“大漠金汤”、、“榆关雄山”、“威震九边”等;还有希望国家统一、民族团结的如“还我山河”、“中外一统”、“蒙汉一家”等等。革命先烈杜斌丞题刻的“力挽狂澜”,字迹苍劲,笔力不凡。更有蒙文石刻,为红石峡摩崖石刻魂宝一绝。  
  红石峡的石窟艺术也堪称一绝。东西两壁双峰对峙,依壁凿石成窟,据史料记载,原有44窟,窟内原有石造像、泥塑像、浮雕石刻、碑刻题记,据记为明代所创,“文革”中尽遭破坏,所存无几。现仅存大小石窟33处,大多分布在东崖。我们游览了一些较大的石窟,圣母殿、大雄殿、观音堂、石佛殿、圆觉殿、睡佛殿、慈仁殿、小须弥殿、园沁殿等,除个别重新塑像外,壁画、碑记等荡然无存。  
  游览至此,我已有些许疲惫,然而,思维却异常活跃,这座承载石刻、石窟艺术宝库的红石峡开凿于何时?  
  《榆林府志》说:宋朝时,榆林这一带归西夏国管。当时红山有股泉水自穴中涌出南流。西夏国王李继迁看中了这块风水宝地,派人障水别流,凿石为穴,埋葬祖先,复引水其上。因此,在红石峡水库的普济桥东侧原立碑一座:“西夏王李继迁葬乃祖彝昌于此。”现碑已毁。如此说来,红石峡的开凿史可追溯于宋元时期,至今已有一千年了。  
  另有一说:1472年,余子俊任延绥巡抚都御使,准备修长城。当时,红山北边,清水河的水汪了个大海子。海子中间的水寨中住着一伙抢夺蒙汉人民牛羊、粮食、衣物的水贼。为消灭这伙强盗,余子俊便派人在此凿石为渠,引海子的水从榆林城西南流入无定河。水退后,余子俊派大军消灭了这股强盗。当时,把凿开的石峡叫红石峡,引入的渠水叫榆溪河,两岸凿修的灌溉渠叫广泽渠。

  
美丽的榆林之夜  

  吃过晚饭,已是夜幕降临,华灯初上。美丽的榆林披上梦幻般的色彩,令人着迷。阳历八月初,我的陕南正是酷热难挡之时,可这高原的夜晚,清风徐徐,凉爽宜人,惬意得很。热情的主人陪伴我们在榆林街头信步而行,感受弥漫在榆林的大街小巷、亭台楼阁、休闲广场、京式四合院灰砖青瓦中的高原古城气息。  
  榆林世纪广场也许不是榆林最大的广场,但它以开阔、大气让人为之赞叹。广场中心是一座人物群雕,灯光下,依稀可见人物形象是一组劳动者,基座下,鲜花环绕。在金黄色的灯光映衬下,这座劳动者塑像给人以神圣之感,不由得人不生出敬仰之情。继续漫步。偌大的一池莲花在若明若暗中放出缕缕清香,莲池中,弥望的是田田的叶子,像少女舞蹈时飘飞的绿裙。灯光若隐若现,看不见绽开的莲花,它一定是将媚人的脸颊藏在莲叶下,只将缕缕清香托付微风送出?有歌声传来,是那种悠扬、高亢的陕北民歌。循声而去,是自乐班在仿古回廊处演唱。挤进人丛,很快融入其中。若不是同伴叫我,我定会沉醉而不知归路了。终于走出回廊,眼前是席地而坐正在观看前方硕大显示器上直播体育赛事的人群,没人组织,却被有组织的人群理性、热情。  
  走出广场,主人带我们到了古城步行街。主人是一典型的陕北汉子,爽朗、热情,能喝酒,唱得一口地道的陕北信天游。见到他第一眼,我就心里嘀咕,这么粗犷的汉子,怎么看也和柔情、雅致、细腻的诗不搭界。可人家就是省内著名的诗人,主编《榆林新青年》。相处两天后,便知道他是心思细腻的人,说话声音也柔和。他介绍,榆林又称榆阳,雅称驼城。古城标志性建筑,布局独具匠心,在同一中轴线上“南塔北楼,六楼骑街”,高低错落,遥相呼应,既显传统建筑讲究的和谐对称,又现一座塞上古城军事上的雄伟。他笑呵呵地说,白天你们看了“南塔北楼”,现在就来感受“六楼骑街”吧。  
  和广场的大气、开阔不同,步行街古朴、灵秀又典雅。如果说广场是金发大眼的现代美女,那么步行街就是巧笑倩兮的古装美女。两边铺面清一色的仿明清建筑,灰砖青瓦,朱红色的板壁,木制门窗上的精美铜环……无一不透出古朴厚重的明清风貌。街道两边清一色的海槐树蓬蓬勃勃,浓密的树叶间点缀的白色小花散发出淡淡清香,沁人心脾。在这条幽深的街道上,钟楼、万佛楼、凯歌楼、鼓楼、新明楼、文昌阁六座明清时期的楼阁跨骑其间。其中的新明楼建于明嘉靖年间,原为打更之所,故又名“南鼓楼”。据考,三层楼内铜铸像系阉党头目魏忠贤像,为国内仅存。  
  漫步步行街,有种时空倒流的感觉,又似乎触摸到榆林历史,抑或陕北历史脉搏的跳动。  
  榆林,这块饱经战乱、忧患的土地,史前,这里就是羌、羝、犬戎、鬼方等数十个少数民族争战杀戮之地,从3万年前的“河套人”到清代康熙皇帝亲征葛尔丹,这里的战火从来没有停息过,这里由来是北方游牧民族和中原汉民族征战杀伐之地。历代统治者只顾在这块土地上征伐讨略,致使战争连年不断,人民生活朝不保夕,其结果导致这块土地生产力滞后,文化落后,经济发展迟缓;连年的战争,也使陕北由一个“森林茂密,水草丰富,河流湖泊星罗棋布,宜农宜耕”的好地方,变成了光山秃岭、沟壑纵横,风沙干旱的情景。植被的严重破坏,造成水土流失,又使陕北成为灾害频繁发生的地区。  
  清光绪帝特使、朝内翰林院大学士王培棻在视察陕北高原北部,主要即今天的榆林一带后,回去向清廷交了一份《七笔勾》,现摘录如下:  
  “万里遨游,百日山河无尽头,山秃穷而陡,水恶虎狼吼,四月柳絮稠,山花无锦绣,狂风骤起哪辨昏与昼,因此上把万紫千红一笔勾。  
  窑洞茅屋,省上砖木措上土,夏日晒难透,阴雨更肯露,土块砌墙头,灯油壁上流,掩藏臭气马粪与牛溲,因此上把雕梁画栋一笔勾。  
  没面皮裘,四季常穿不肯丢,纱葛不需求,褐衫耐久留,裤腿宽且厚,破烂亦将就,毡片遮体被褥全没有,因此上把绫罗绸缎一笔勾。  
  客到久留,奶子熬茶敬一瓯,面饼葱汤醋,锅盔蒜盐韭,牛蹄与羊首,连毛吞入口,风卷残云吃罢方撒手,因此上把山珍海味一笔勾。  
  堪叹儒流,一领蓝衫便罢休,才入了黉门,文章便丢手,匾额挂门楼,不向长安走,飘风浪荡荣华坐享够,因此上把金榜题名一笔勾。  
  可笑女流,鬓发蓬松灰满头,腥膻乎乎口,面皮晒铁锈,黑漆钢叉手,驴蹄宽且厚,巫山云雨哪辨秋波流,因此上把粉黛佳人一笔勾。  
  塞外荒丘,土鞑回番族类稠,形容似猪狗,性心似马牛,嘻嘻推个球,哈哈拍会手,圣人布道此处偏遗漏,因此上把礼义廉耻一笔勾。”  
  《七笔勾》就是旧榆林的写真,谁能想到,我脚下这块美丽富饶、博大雄奇的土地,曾有过《七笔勾》的旧事,但却成为了永远的历史。一代又一代榆林人正用勤劳的双手和神奇之笔撰写《新七笔勾》的时代篇章。总有一天,她不仅可以成为塞外明珠,更可以成为华夏明珠,成为东方明珠!  
  就要离开榆林,我心里生出不舍之情。舍不得这高原的天、高原的城,还有这热情、豪放、真诚、善良、才华横溢的榆林人。挥手告别,心中默念,榆林,我还会再来,去探访镇北台的老榆树,去红石峡聆听榆溪河水的轰鸣声,让仿古步行街的海槐花香浸润自己……  (梁玲)  

【上一篇】: 没有了哦    【下一篇】: 国宝公输堂
主办:陕西省文物局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雁塔西路193号
承办:陕西历史博物馆 地址:西安市小寨东路91号